• <menu id="k8s2c"><u id="k8s2c"></u></menu>
  • <input id="k8s2c"></input>
  • <nav id="k8s2c"></nav>
  • <input id="k8s2c"><acronym id="k8s2c"></acronym></input>
  • <input id="k8s2c"><tt id="k8s2c"></tt></input>
    【北京論壇(2008)主旨報告】哈里?托馬斯?狄金森:歷史、學術與社會進步
    2012-07-03 | @ 北京論壇秘書處 | 北京論壇秘書處 | 點擊數 

    哈里•托馬斯•狄金森:英國皇家歷史協會、大英歷史學會副主席,英國愛丁堡大學教授

    在今年的北京論壇上,約 300名來自不同學科和領域的學者從40多個國家和地區齊聚一堂,在“文明的和諧與共同繁榮——文明的普遍價值和發展趨向”這一總主題下就具體問題展開探討。各位與會者必定會在六個分論壇的討論中發揮各自所長與專業學識。我的整個學術生涯都投入到了歷史學研究之中,所以,現在我想從一名歷史學家的角度來為今年北京論壇的主題做一些總體性的陳述。

    I

    歷史學家在看待文明的發展與趨勢以及和諧與繁榮是否已經實現時,會意識到它們是復雜的過程而不是簡單的事件。當公眾看待重要的歷史發展,如歐洲文藝復興,美國、法國和中國的革命以及工業革命時,他們通常會將這些重要的發展同某些具體的個人在具體的時間完成具體的事件聯系在一起。比如他們會把美國革命理解為杰佛遜于1776年7月在費城起草獨立宣言。然而,歷史學家會將這個孤立的事件放到一個非常廣闊的歷史過程中,會思考導致美國獨立宣言誕生的長期歷史趨勢,考慮參與其中、推動或阻礙這一決定的很多人,和這份文件在隨后很長一段時間對數以百萬計人在世界其他地方產生的長期而深遠的影響。因此歷史學家會把特定的事件看成是復雜過程的一部分,這個過程涉及整個社會并且經常產生無法預料的,甚至幾十年后才能被人們發現的結果。這樣的歷史學家會承認重要的歷史發展并不簡單是已知行為導致的明顯和可預料的結果,而是由連當代人都無法全面感知的復雜交錯的原因,和后代人都無法完全發覺的結果所構成的。中國著名的革命家和政治家周恩來,早年曾在法國留學;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問他如何看待1789年法國大革命對歐洲文明的影響時,他說:“現在回答還為時尚早?!边@一回答幽默并且謹慎,但同時也是意義深遠的。

    讓我們拿民主作為一種政府形式的發展和影響做個案研究。我們可以發現北美和西歐的很多政治家和公眾都認為民主與穩定和繁榮相關,而且它們相信民主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通過相對簡單的方式實現了。歷史學家則會提出一種非常不同并且更加復雜的觀點。他們知道民主政府是通過幾個世紀的發展才建立起來的,通向這種政府形式的道路是困難、不確定的,遠不是一帆風順的,并且這種政府形式的未來在今天來說也并不確定。西方的評論家可能會搬出2500年前古代雅典的民主作為論據,但歷史學家會注意到這個社會里存在著很多奴隸,婦女沒有政治權利。美國的獨立宣言可以聲稱:“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但這份文件的起草人擁有黑奴,他們建立的政府系統在90年后才釋放這些黑奴并繼續剝奪他們的政治權利長達一個世紀。法國大革命迅速宣布對“自由、平等、博愛”的支持并誕生了著名的《人權和公民權宣言》,但法國卻迅速退化到暴力和恐怖之中,一個軍事獨裁者上臺試圖征服全歐洲,之后的1814到1815年,一個“什么也沒學到,什么也沒忘記”的波旁王朝復辟。在我的國家,政治家和公眾把威斯敏斯特議會夸耀得就好像它在存在的700多年歷史里一直是一個民主的機關,但實際上只有下議院是選舉產生的,而且在很長的一段歷史里它的選民只包含比例極小的成年男性,而且它的權力也極其有限。

    的確,爭取自由的斗爭由來已久,但自由的取得是一條漫長而艱辛的道路,直到現在還沒有哪個國家可以說自己贏得了這場斗爭。舉個例子,在英國,我們至少可以將限制國王權力的行動追溯到1215年的《大憲章》。我們知道,十七世紀四十年代的平等派和十九世紀三四十年代的憲章運動分子試圖使行政和立法機構對人民負責。我們可以從洛克的《政府論兩篇》(1690),托馬斯•佩恩的《人的權力》(1791-92)和約翰•斯圖爾特•密爾的《論自由》(1869)里看到在思想上對人權和政治自由的有力支持,但是,要尋找實際的改革發生的時間,我們的目光則更要向今天靠近。英國所有的成年男性直到1918才取得投票權,成年女性直1928才取得這項權利。北美和西歐國家的完全民主選舉制度沒有一個存在超過一個世紀的。美國1919-1920年通過憲法第19條修正案賦予女性投票權,法國在1944年賦予女性投票權,瑞士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早期,西班牙則是在1976年。因此與通常所想象的情況相比,民主體制實際是更加現代的產物。此外,理論上還不能說這些民主體制實現了我們全部的民主理想。例如在我的國家,國家元首和上議院不通過選舉產生,上議院的席位通過世襲和政府指派產生。北美和西歐國家的任何一位誠實的歷史學家都能夠指出,他或她的國家的民主制度與經常宣傳的民主理想還有一定差距。

    II

    如果我們觀察政治體制如何產生繁榮的方式,尤其是大多數人的而不是少數當權者的繁榮,我們還經常發現,北美和西歐的政治家和公眾經常認為民主的政府給他們的人民帶來了更加有活力的經濟,更廣泛地傳播了繁榮。盡管現在這些國家的確是世界上最為發達的國家,歷史學家還是會提醒我們不要簡單地在民主政體和繁榮之間畫上連接符。首先,民主政體來源于經濟的繁榮,而不是他們造成了繁榮。只有在已經擁有某些重要的社會和經濟條件的社會里,民主制度才有可能實現。在全世界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里,大多數人居住在小村落,進行著自給自足的農業生產。他們同外部世界接觸很少,他們生活在貧窮之中,他們不知道怎樣改變他們的社會行為和經濟環境,而且他們被少數集財富、地位和權力于一身的人所統治。在這樣的社會和經濟狀況下,民主和繁榮不可能實現。只有在社會開始城市化,貿易和制造業充分發展,穩定的金融機構得到建立,人們對服務業,如娛樂、休閑、旅游和文化活動的需求大大增加時,更大的政治自由和更加廣泛的繁榮才會出現。幾乎所有這些發展都依賴于人們教育水平的提高。農民可以不識字而活一輩子,而商人、金融業者、制造者、律師、醫生、教師、旅館店主、演員等等則需要識字識數,并且,如果社會需要進一步發展,他們中的一部分需要受到高等教育。我們可以發現這些社會和經濟的發展以一種日益增加的廣度在十七和十八世紀的北美和歐洲廣泛發生,而這遠早于這些國家中的任何一個建立起民主政體的時間。在中世紀的歐洲,只有僧侶和極小一部分職業者有讀寫能力。到十八世紀,大多數處于中產階級的人們都識字了,因為他們都參與到了政治、資產管理、貿易、金融、制造或博學職業里了。他們中的大多數生活在城鎮或在城鎮里度過了相當長的時間。在大一些的城鎮,人們建立了學校來教育這些人,印刷文化的出現使他們能夠與遠隔千里的人們進行交流。當經濟的發展依賴能操作復雜機器、能在不同城鎮和不同國家間進行交易、能為更為富有的人提供服務的工人時,國家就有必要將教育機會擴大到普通工人的身上了。英國從十九世紀三十年代開始普及初等教育,從七十年代開始普及中等教育——這同樣是發生在普及投票權之前。類似的教育發展可以在西歐和北美的很多國家里觀察到。統治精英和政府并非因為大眾通過民主改革獲得了權利才為他們普及免費教育,而是因為有文化的勞動力和受過高等教育的職業者能大大加速經濟的增長,能夠產生一種更好的生活方式,而這有利于精英和他們所統治的國家。

    北美和歐洲在二戰之后經濟發展上的巨大成功是在人們稱作“民主”的政治制度下取得的,但它們實際上有著非常不同的政治結構。荷蘭和瑞典單獨而言與美國一樣,甚至比美國更加繁榮,但它們的社會福利體系比美國大得多,政府對經濟的干預也大得多。日本、印度和韓國經濟很成功,民主體制和社會價值則更為不同。中國和新加坡有著非常成功的經濟和差異巨大的政治和社會體系。最近幾周,一個向來致力于自由資本主義經濟的美國共和黨政府也感到必須像社會主義政府那樣干預銀行業和金融業了。很明顯,經濟上的成功,民眾的福祉能夠通過各種不同的政治制度和社會體系來實現?,F代時期令人嘆為觀止的經濟和社會的大發展發端于西歐和北美,但是我們看到這種大發展被模仿并傳播到了世界各地,尤其是亞洲以及巨大的經濟體如中國,日本和印度。如果我們想要在世界范圍內達到和諧與繁榮,這些重大發展必須傳播得更為廣泛。然而我們看到的是,它們的產生并不取決于要首先建立民主政體。在剛才所講到的這些社會和經濟上的發展在世界上得到更為廣泛的傳播的同時,它們當然有可能帶來更多的民主政體的發展。但是其他政治制度和經濟體制優于民主的可能性還是一直存在的。歷史學者知道個人和國家總是處于一種既沒有清晰開頭又沒有明顯結尾的復雜過程之中。不管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他的書中怎么說,今天的資本主義經濟和民主政治制度絕不標志著“歷史的終結與最后一個人”。

    III

    今天,北京論壇的與會者中大多數都不在政府機構里工作,沒有參與立法或管理大型經濟實體。我們之中幾乎沒有人能通過政治手段使世界變得更加和諧,或通過直接管理經濟發展為全人類增加福祉。但是我們能夠通過參與對教育、理解和合作的推動,來間接地、但仍然強有力地增進和諧與繁榮。

    首先,我們幾乎都不同程度地參與到了教育之中,如我所指出的,教育的推廣對政治和經濟有著深遠的影響,是很多社會進步和經濟繁榮的根本所在。正如我所指出的,在人類歷史的大多數時間里,人們不會使用文字,只有很小一部分人接受過高等教育。每一個從貧窮、落后、只能供給一小部分精英的經濟體轉變為大多數人居住在城鎮、參與貿易、金融、制造及服務業、生活層次得到極大提升的經濟體的社會,都是教育機會的增長和深化造就了它們的轉變?,F在世界上的貧困國家和欠發達國家,很多都在撒哈拉以南地區,只要這些國家的很多民眾依然連初等教育都無法獲得,無法識字,它們的狀況將持續下去。這些國家急缺的正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公民。如果我們研究二十世紀末世界上最發達和繁榮的國家,我們會發現,它們都已經從初等和中等教育的普及升華到了高等教育的普及。美國有著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大學,為一小部分年輕人提供了非常優秀的教育。但同時美國也擁有超過2300所四年制的本科大學和學院以及近2000所授予準學位的社區大學。日本擁有超過700所的高等教育機構,法國超過500所,德國超過350所。英國現在擁有200多所授予學位的大學和學院,每個規模均比以前擴大了許多,同樣的還有數量龐大的繼續教育學院?,F在世界上最發達的經濟體正在為其超過30%的適齡國民提供高等教育,有些國家甚至試圖把這個比例提高到50%。最近幾十年最令人嘆為觀止的增長是大學畢業的女性人數。因為女性在養育后代方面仍扮演著主要角色,這為她們在影響下一代發展方面提供了一個特別重要的角色。

    近年來,世界驚嘆于中國經濟的崛起,接下來是驚嘆印度經濟的崛起。我堅信,教育在這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1980年,當我第一次來中國講學的時候,中國的大學剛剛重新開放。我遇到了大約30個學生,他們非常聰明,非??炭嗖W習充滿熱情(很高興他們中的一兩個今天也在場),但是,在那個時候,中國人上大學的比例還是非常低的,尤其是女性,而且中國大學在例如圖書館、實驗室和設備等資源方面非常落后,無法和我所知道的任何英國、西歐和美國的大學相比。但從那時起,我對中國大學教育的擴大和發展印象深刻。中國今天的大學生數量要多得多,尤其是女性,高等教育的資源也處在一個高得多的水平上。一直以來中國的高等教育擁有世界上最好的一部分人力資源,在近年,又為這一優秀的智力庫提供了建設高質量大學所需的物質資源。對我來說,很明顯中國近年來令人驚訝的經濟成功以及中國文化以新的形式的綻放與此間的教育變革是密不可分的。中國現在擁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大學以及最為優秀的師生。人們在亞洲其他地方也可以看到這些令人羨慕的發展??纯词澜绱髮W的排行榜,就可以找到很多東亞的國家,如日本,韓國和新加坡,它們也在提升自己的地位。

    教育使學生有能力從事當今知識經濟里的各種工作,同時也豐富了他們的生活,使他們為自己的行為,為他們周圍的世界,為他們所處的政治社會的健康、繁榮和福祉負起更大的責任。他們對自己有了更大的控制,更大的自治權使他們對如何生活有了更多的選擇。

    此次北京論壇的與會者們能夠增進文明間的和諧關系和推動不同文明的更大的繁榮的第二種方式是促進對人性和我們所居住的世界的更深入的理解。不管我們研究的是什么領域,我們都或多或少地對我們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對生活在不同社會、有著不同歷史和文化的人們的相似和差異有了更大的理解,對我們的環境有了更好的理解,和對我們可以藉以改善生活的醫學、科技的發展有了更好的掌握。如果我們不能了解我們自己和別人,如果我們不能像在北京論壇里這樣自由討論,如果我們不在本國以外進行研究和教學,如果我們不對環境所面臨的威脅加以控制,如果我們不獲取更多的醫學知識或研究怎樣更好地滿足身心需求,我們就不能夠取得和諧或繁榮。我們通過增強我們對所有人和所有環境的理解來延續自我和這個世界。來中國將近三十年,我所看到的是中國是如何向世界打開大門,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是如何有了外國生活的直接經驗或者對世界其他地方生活的一定知識。1980年,我的學生有些從沒有見過英國人,沒有一個曾出國留學或旅游?,F在,他們中有些人旅行得比我還要多,在外國度過的時間比我還要長。1855年,黃寬(Wong Fun)是中國第一個畢業于歐洲醫學專業的學生,他所畢業的大學就是愛丁堡大學。如今,有超過500名的中國學生就讀于愛丁堡大學的各個專業。這一學期首次有超過7000名的中國學生進入了英國的高等教育體系,有70000中國學生正在英國進行不同層次的學習。在美國,也有幾乎同樣多的中國學生,還有很多中國學生在其他國家學習。在輸出學生方面,中國并不是唯一的國家,印度向美國輸出的學生更多,向英國輸出的也很多。同樣的,還有其他亞洲國家如韓國,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報紙、電視和互聯網將世界其他地方的新聞帶到中國,而中國的發展也被有一定深度地報道給全世界。數以億計的人觀看了最近的北京奧運會,并對其高水平的組織工作印象深刻。中國電影也走向了世界并獲得了很多國際獎項。

    最后,北京論壇的與會者都參與到了這一合作項目中,這種合作項目本身就能夠推動和諧和良好的國際關系,但這只是廣泛的學術合作項目中的一部分,這些合作牽涉到世界上很多大學以及它們的國外合作伙伴。發達國家的學術和教育管理者可以為欠發達和較貧窮國家的教育提供很大的幫助?,F在,較發達國家的頂尖大學在研究計劃和教學項目方面的合作比以前大大增強。比如我的學校愛丁堡大學,就和北京大學有著正式的合作關系,兩校間的歷史學者已經在定期互訪了。在這里我想說的是,我對三十年來教授中國學生的經歷感到非常高興,這些學生有的現在已經是著名的歷史學教授,同樣他們也教給我很多東西。我從沒在世界其他地方遇到過如此刻苦的學生和如此敬業的學者。在我與外國學者交流的經歷中,與中國的交流是最令人興奮的,而與我有同感的教授不在少數。我與中國的接觸改變并豐富了我的生活。它幫助我成為一個世界公民,一個我認為所有學者都應該完成的角色轉換。這里,我只給出了目前世界上大學之間巨大的學術交流網絡和聯合研究教學項目的冰山一角。任何一個大學,比如愛丁堡大學或北京大學,都會有數十個國際合作伙伴,而且全世界都是如此。今年的北京論壇有來自40多個國家或地區的約300名與會者這一事實就說明近年來的學術接觸、交流和合作的發展是多么迅速。世界范圍內幾百個這樣的合作必定能幫助推動良好的國際關系的發展,增加不同社會間的和諧交流并促進繁榮更為廣泛的傳播。

    0
    相關新聞
    2016主旨演講 林毅夫@ 北京論壇秘書處2016-12-092016主旨演講 梅瑞克·格特勒@ 北京論壇秘書處2016-12-082016主旨演講 伊曼紐爾·沃勒斯坦@ 北京論壇秘書處2016-12-08【北京論壇(2014)主旨報告】Amitai Etzioni:國與國,共建全球社區2015-01-13【北京論壇(2014)主旨報告】樓宇烈:中國文化中以人為本的人文精神2015-01-13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
  • <menu id="k8s2c"><u id="k8s2c"></u></menu>
  • <input id="k8s2c"></input>
  • <nav id="k8s2c"></nav>
  • <input id="k8s2c"><acronym id="k8s2c"></acronym></input>
  • <input id="k8s2c"><tt id="k8s2c"></tt></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