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s4cs4"><center id="s4cs4"></center></noscript>
  • <menu id="s4cs4"><strong id="s4cs4"></strong></menu>
    <menu id="s4cs4"></menu>
    <menu id="s4cs4"></menu>
  • 【北京論壇(2010)主旨報告】托尼·布萊爾:全球化世界中的機遇與挑戰
    2012-07-10 | @ 北京論壇秘書處 | 北京論壇秘書處 | 點擊數 

    托尼·布萊爾:英國前首相

    非常榮幸,非常高興能夠來到北大,與大家見面,也非常榮幸能夠參加北京論壇(2010)的閉幕式。首先我要向各位表示敬意,表示感謝,尤其要感謝北大周其鳳校長,還有北京論壇的秘書長,還有金在烈先生,還要謝謝我們北京論壇的各個主辦方,包括北京市教育委員會,韓國高等教育財團,還有北大的各位領導。

    文明的宗旨是要創造條件,讓人們能夠生活在一個和諧的社會之中并人盡其能,并促進世界范圍內各個社會之間的和諧,我非常高興看到各位朋友和各位同仁,包括墨西哥前任總統Zedillo先生,以及來自各個國家、各個文明的代表能夠匯集一堂,參加這個重要的論壇。

    全球化使世界越來越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因此對宗教信仰的尊重成了非常簡單明了的問題;那就是宗教信仰是否能成為文明力量,來塑造和推動造福于全人類全球化;還是起著反作用,阻礙全球化帶來的各種變革,封閉世界,使得各個社會彼此分隔,相互對立?

    我覺得21世紀,我們不會再去重蹈以前的覆轍,上個世紀我們是經歷了非常激烈的意識形態之爭的,這個覆轍我們要避免重蹈。時至今日,我們大家都意識到我們要充分發揮經濟與政府的雙重作用,但是在21世紀我們還是可能會發生問題,實際上我們已經看到在宗教信仰和文化意識形態方面,存在一些根本的對立。

    我們都知道,宗教是有能力造福全人類的,舉一個例子,在非洲最窮的那些人民他們接受的醫療服務中40%都是由宗教人員提供的,但是我們也都知道,宗教也可能成為恐怖主義和各種邪惡罪行的源泉,當今世界的大部分沖突都會帶有濃厚的宗教色彩。
    布萊爾信仰基金會合作,開辦了一個“信仰與全球化”的課程。為了這個課程的準備,我們都付出了很多努力,在此我也向北京大學表示敬意,感謝你們在促進信仰對話方面所做出的工作。這從另一個層面也顯示出中國在不斷開放,積極參與重要的國際事務,并且努力發揮其國際領導力。

    從我的經驗來看,要想理解一個國家,不能光看他的政治宣言,也不能光研究他的經濟數據,測量他的產出,要想理解一個國家,最好的方法是去深入了解它的文化、它的傳統,它的各種對其社會和國民產生影響的特性。因此,中國表現出良好的意愿參與到這個過程中來,將大大促進東西方關系的發展。我沒記錯的話,中國應該是有60個民族,其宗教信仰的多元化是顯而易見的,因此中國建設和諧社會的歷程,不僅對世界有重大意義,而且會產生很多供我們研究和學習的東西。同樣,其他國家的宗教信仰如何促進社會的穩定和和諧的經驗,也同樣非常值得中國去研究和了解。

    對于西方的我們,以及對于中東、遠東和中國的人們而言,我們面臨著同樣的挑戰,那就是如何確保宗教信仰只發揮造福于人類的作用?對于實現文明內部以及文明之間的和諧,我想提出以下七個方面的建議。

    首先,我們必須承認宗教信仰的作用,鼓勵宗教信仰更真實地表達其核心作用,因為宗教信仰最重要的作用是價值觀的締造,而不是要形成意識形態。宗教引導人們相互關愛、友好合作;通過友愛和同情,使社會更加有效地運轉,實現更深的和諧。我們可以考察一下那些最偉大的宗教,你會發現他們對宗教的虔誠和對上帝的敬愛,通常體現在鄰里之間的友愛上,比如他們會說:“愛鄰如己”、“推己及人”,或者“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所有這些情感上的共鳴,在大部分宗教都有共性的表達??鬃邮且晃徽軐W家而不是神學家,他曾經說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發現宗教信仰和哲學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的。信仰體現價值觀,可以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宗教還激勵強烈的慈悲心和勇氣,這些才是宗教的本質所在。因此,宗教的本質并不是那些儀式,那些教義,那些抽象的神學理論,雖然這些也非常重要,但是說到底宗教的本質是人的感情。

    第二點,我們要反對把宗教作為一種身份的象征,不要因為一種宗教信仰而去反對其他的宗教信仰。當然,一個基督教徒肯定會虔誠地信仰基督教的教義,而穆斯林也肯定會堅信《可蘭經》里伊斯蘭教的教規。每位信教的人自然會根據宗教信仰確定自己的身份,而且對自己的信仰篤信不移。雖然我自己是基督教徒,并認同這個身份,但是我并不會因其他宗教走的是不同的救贖道路,而看不起他們。我認為在上帝面前,我們要謙卑,不要自以為是。因為我們希望自己的信仰得到尊重,所以我們就一定要去尊重他人的信仰的自由和權利。

    第三點,我們應當從我們自己的經典和傳統中汲取智慧,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通過這樣的學習,我們可以了解我們的信仰和我們的文化是如何發展而來的,信仰并不是一個靜態的東西,它在不斷地演變,不斷地發展,正是這種智慧和思想的傳承,形成了我們現在的社會。有了這種認識,我們就不會流于自大,不會以為21世紀就代表人類的歷史,認為人類的歷史從2000年才開始。其實我們每一個社會都可以從我們自己的智慧、社會、哲學等方面的傳承中汲取精華,這種傳承都已經延續了數百年了。對過去的學習和認識,還會更好地引導我們走向未來,這是切切實實的歷史,有時候甚至比偉大的歷史事件和人物更加真實。比如說在中國,我們不僅要學習孔子的智慧,也要去了解道教和佛教的經典和傳統。

    第四點,當今全球化的世界使我們享有巨大的機遇來創造物質財富,這是前所未有的,我們也為此感到非常的慶幸;然而我們要清醒地記住,我們還需要樹立價值觀,原則觀,以及超越物質財富基礎之上的理念,這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必須立即開展。當然宗教信仰并不是價值觀的唯一源泉,很多人并沒有宗教信仰,但是也會同樣表現出強烈的悲天鄰人的人道主義思想。一方面,我們面臨著機遇,另一方面,機遇帶來了的經濟和社會變革在改變這我們的社會,宗教信仰可以很好平衡這兩個方面,讓我們時刻記住,我們在享有權利的同時,也承擔義務;我們在關注自身利益的同事,也要對他人負責。

    這方面最好的例子就是環境保護。我們都知道我們要對子孫后代負責,要保護環境,不要破壞環境。因此,宗教信仰可以讓我們自律,激發我們的良知,讓我們不沉迷于自我,學會寬恕,擺脫仇恨和絕望,學會悲憫,抵制誘惑。它也會幫助我們回答“生命的意義”這一根本性的問題,我們的生活會因此變得更加有意義,更加有清晰的目標,我們會更懂得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追求個人理想之外,我們還是社會的一分子,肩負著社會的責任。

    第五,信仰在人與人之間和社會與社會的不斷關注和討論中,會獲得其應有的地位,宗教領導人不應該發號施令,他們應該有能力發出自己的聲音,提供自己的見解。

    第六,我們不僅要實現社會內部的和諧,更要實現不同文明之間的和諧。那些擁有信仰的人應該接受這樣一個事實,每個人都平等地享有參與的權利,這種權利的獲得必須以尊重今天大部分的國家可能擁有多種宗教信仰和宗教傳統為前提;任何一種的宗教信仰都不應該試圖去控制,或者居高臨下于其他的宗教信仰與傳統。

    第七,現在正是我們實現以上六個方面的良機;因此,鼓勵與促進不同信仰間的和諧與理解至關重要。如果我們能擁有更多的知識,我們就會有更深刻的理解,而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就更有希望實現不同信仰之間的和平共處。我們常常會對未知的一切感到恐懼,常常不愿去考慮我們難理解的事物,而常常又正是這些原因導致了沖突的產生,所以我們不僅要創造一種信仰之間的和諧交流的情緒,更重要是拿出實實在在的行動,推動合作,實現共處。

    托尼•布萊爾信仰基金在世界上很多國家開展了工作,我們的工作思路很清晰。一個是在學術方面,這包括與北京大學的合作,我們最初的合作是從耶魯大學,現在我們已經與七所大學合作了,包括澳大利亞的西澳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耶魯大學、墨西哥的蒙特雷科技大學,還有北京大學。在未來我們會將中東和亞洲更多大學納入其中,我們希望建立一個專業,其學術研究和論文、著作的發表都圍繞這信仰和全球化這兩個概念來開展。我們認為這種做法可以讓宗教走出神學院而和整個社會的研究融合在一起。同時我們還有一些學校的項目,三天之前我們讓舊金山的學校也參與進來,這些項目利用網絡技術和精心設計的教材,使來自不同的信仰,不同文化的15個國家的高中生聯系在一起,進行交流與溝通,這些國家包括巴基斯坦、英國、印泥和澳大利亞等。學生告訴我們,他們在打破隔閡方面的收獲有時甚至可以說是非凡的。

    同時我們還有一個實現聯合國的千年發展目標的聯合行動項目,這個項目是從預防瘧疾活動開始的,在非洲,一些地方沒有醫院和診所,但是他們有教堂,有清真寺,這些場所可以為當地居民傳遞公共衛生的信息,彌補政府公共衛生普及性不足的缺陷,通過宗教網絡及其影響,對根除瘧疾死亡產生了真正的影響,同時保證不同信仰的人受到公平待遇。

    明年我們將會建一個新的網頁,來展現當今世界信仰的生動畫面,它包括信仰的變化、發展趨勢、以及持有不同信仰的人們的觀點。
    中國作為合作伙伴參與到我們跨宗教研究項目中,對我們來說既是一種光榮又是一個機遇,這讓我們認識到,要了解今天的世界,需要了解宗教的重要作用。宗教有的時候是扮演著負面的角色,但是如果能夠讓其適當表達,也會成為積極的力量,成為我們建設文明的全球化所需要的價值觀的源泉。此外,尤其重要的是這會讓我們相信和諧的社會以及不同文明之間的和諧,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是實實在在的可以實現的愿景,它激勵我們擔起自己的責任,來創造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在這個美好的世界里,精神和物質一樣繁榮。通過我們的共同努力,我相信這種愿景是可以實現的。

    我環顧世界,我看到我自己的孩子也在逐漸的成長,我的小兒子只有十歲,他所在的學校也給他提供了學習中文機會,所以在學習語言方面我們英國人也跟上了。在他學校的游樂場,我看到說著不同語言的很多孩子在一起嬉戲,參加他生日聚會的朋友,有一些是穆斯林的孩子,有一些是印度教的孩子,有一些是基督教的孩子。我是在英國東部長大的,我記得我小的時候,第一次遇到某一個人不是白人,或者遇到正統的宗教信仰不是基督教的白人時,我很驚訝。在那個時候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在一起相處是非常奇怪的事,但

    在今天,這對我們周圍的年輕人來說卻是很平常的事情。因此,如果不同信仰的人能夠直接去溝通,或者借助網絡去溝通的話,產生變化的力量是驚人的。在我們今天這種變化的力量就是全球化,它不是政府主導,是人民推動的。只有當全世界的人民獲得了這樣的能力,他們就會變得更加開放,這也是世界帶給我們的一個良機。

    正確的價值觀和精神力量是實現世界的和平和繁榮的根本保障。我們知道,宗教有的時候會給我們帶來錯誤的信息,從而導致沖突的出現;但是我們也知道,宗教也有其積極的方面,那就是無論任何形式的宗教,或者任何信仰,都在回應人類精神和所處環境的根本的問題。而與宗教相輔相成的哲學,實際上詮釋了這些價值觀,它包括團結的價值觀,相信別人的能力和自己能力的價值觀。有了這些信仰和宗教價值,我們就能夠建設和諧社會,促進不同文明之間的和諧。這些信仰幫助我們在擔負責任的同時,行使好自己的權利。我堅信,理解宗教信仰在全球化進程中力量和作用是至關重要的。

    聽到我這樣的政治家從政治的角度去談宗教信仰的問題,而不是宗教學家在談這個問題,也許你會覺得奇怪。但是宗教信仰問題正是21世紀所出現的真實情況,今天的世界已經看到了這種情況的發生,中國也已經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中國正在推動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各個領域都在推動平衡,這種大的政治上的沖突,是21世紀思想意識形態上的沖突,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不同宗教、不同信仰的人們如何相處共存的問題。

    我真誠地希望這次北京論壇能在一定程度上詮釋中國的角色,實際上中國也一直在進行這方面的努力。中國有博大精深的文化和哲學,其影響源遠流長。中國為全球尋找答案,非常重要,可以幫助我們回答這個時代的其他問題。我非常榮幸今天能跟各位共聚一堂,相信北京論壇能為世界發揮重要的作用。在面臨的挑戰時,我們人類能夠共同應對,謝謝各位。

    0
    相關新聞
    2016主旨演講 林毅夫@ 北京論壇秘書處2016-12-092016主旨演講 梅瑞克·格特勒@ 北京論壇秘書處2016-12-082016主旨演講 伊曼紐爾·沃勒斯坦@ 北京論壇秘書處2016-12-08【北京論壇(2014)主旨報告】Amitai Etzioni:國與國,共建全球社區2015-01-13【北京論壇(2014)主旨報告】樓宇烈:中國文化中以人為本的人文精神2015-01-13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
    <noscript id="s4cs4"><center id="s4cs4"></center></noscript>
  • <menu id="s4cs4"><strong id="s4cs4"></strong></menu>
    <menu id="s4cs4"></menu>
    <menu id="s4cs4"></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