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s4cs4"><center id="s4cs4"></center></noscript>
  • <menu id="s4cs4"><strong id="s4cs4"></strong></menu>
    <menu id="s4cs4"></menu>
    <menu id="s4cs4"></menu>
  • “重新部落化”的啟示:歸返傳播的初心——訪新聞與傳播學院師曾志教授
    2019-11-15 | 北大新聞網 |  | 點擊數 

      11月2日,在英杰交流中心第三會議室,北京論壇第十二分論壇在愉快的氣氛中進行,本分論壇主題為“數字時代的人性與法制”。在下午的第三場學者發言中,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師曾志教授作了題為“重新部落化:多元主體權力博弈下的互聯網治理”的主題發言。

      師曾志發言

      師曾志是一名“老”北大人,從本科到博士階段的學習都是在北大完成的。師曾志研究的領域有媒介社會學、媒介文化與公共領域、新媒介賦權及公民社會、公共傳播,她長期關注公益領域的發展狀況,在新時代的傳媒環境下重新審視麥克盧漢的經典理論,并從中汲取智慧,針對互聯網治理中的新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獨到思考。

      關照個體的人文關懷

      在本次發言開頭,師曾志講了一個有意思的小故事,引出了今天的話題。一百多年前,國外的主要交通工具是馬車,當時很多人擔憂100年后的城市會不會被馬糞淹沒,但是歷史證明了這種擔憂是多余的。對此,師曾志表示,大家常常會以現在的情況來限制對未來的想象,但是未來的技術發展,并不一定按照對現狀的想象來發展。因此,跳出現狀進行思考,顯得尤為重要。

      師曾志談到當今互聯網治理下的多元主體——政府、商業和資本等等。包括媒介在其中也起著重要的話語建構作用,但是,她強調了用戶的主體性作用。2018年被稱為“短視頻元年”,抖音、快手軟件發展帶來了革命性的影響,甚至促進政府的變革,推動相關監管法律的改進。師曾志引用這一貼近生活的案例,表明在社交軟件上,普通人的交流和互動力量所生成的意義是不容忽視的。

      在數字化時代重新全面理解“再部落化”

      六十多年前,加拿大媒介學家麥克盧漢提出了“部落化-脫部落化-再部落化”的三個階段,分別對應著媒介發展的三個階段:口語階段,文字階段,電子階段,這是一種創造性地從媒介發展的角度來劃分社會形態的理論。師曾志認為,實際上,當今的電子化媒介帶來了一種有機團結的社會,在這種社會中,人與人的交流和溝通變得更為重要,這種微觀的情感的團結是有別于一種在國家制度、宏大敘事和法律規制下形成的強制性團結。這種有機團結是人類社會得以發展的重要力量,也是互聯網治理中應考慮的因素。

      數字化時代的“重新部落化”帶來了時空的結構和重構,這是另一個理解“重新部落化”的角度。在數字化時代,傳播速度越來越快,人際傳播、群體傳播、大眾傳播等多重傳播類型的邊界也逐漸消解,帶來了一種對社會關系、社會秩序、社會結構的解構與重構,進而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到社會制度變革,從而對數字時代的社會治理提出挑戰。

      師曾志是一位博學的學者,尤其喜歡哲學領域的思辨和智慧。在演講結尾,借用英國著名文化批評家特里·伊格爾頓的話——“現代性是這樣一個時代,身處其中的我們漸漸意識到即使在最關鍵、最根本的問題上我們也無法取得共識。無疑,我們關于人生意義的持續爭論將產生豐富的成果。但是,在這樣一個危險無處不在的世界中,我們追尋共同意義的失敗過程既鼓舞斗志,又令人憂慮”,師曾志表達了自己別樣的想法,她說,互聯網時代讓我們看到數字人性中的誘惑、頹廢、淺薄、焦躁等負面要素,科技與人文的交流可能而必要,這既令人憂慮,又鼓舞斗志。

      隨著人工智能以及互聯網的迅速發展,如何在數字化時代下重新發掘“人”的價值,師曾志的發言為大家打開了新的視角,展現了一名新傳學者深厚的理論素養和人文關懷。

    0
    相關新聞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
    <noscript id="s4cs4"><center id="s4cs4"></center></noscript>
  • <menu id="s4cs4"><strong id="s4cs4"></strong></menu>
    <menu id="s4cs4"></menu>
    <menu id="s4cs4"></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