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ource id="4xoem"></source>
          Joseph Verner Reed:聯合國改革要給新興經濟體更多空間
          2013-10-09 | @ 北京論壇秘書處 | Reed | 點擊數 

            

           

          Joseph Verner Reed

           

          聯合國副秘書長

           

           

           采訪者:汪洋、Jong-Ho Jeong

           

                  11  6 日,滿頭銀發的聯合國副秘書長 Joseph Verner Reed,這位服務了四代聯合國秘書長的老臣,拄著拐杖出現在北京論壇(2009)現場,他想探求一條世界文明的和諧之路。

                  一個月后,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將在丹麥哥本哈根召開,但國際社會仍然在為各國的減排責任和融資問題爭論不休。

                  近半年以來,世界經濟出現了復蘇的跡象,但反補貼、反傾銷、特保案等種種以鄰為壑的貿易保護主義手段也層出不窮。

                  金融危機揭示了世界經濟政治格局多年來的變化結果,新興大國開始崛起,但國際社會的責權分配遠遠落后于現實發展,聯合國改革步履艱難。危機后的國際秩序何去何從?

           

           

          日、德“入常”仍欠火候?


          記者:聯合國目前面臨改革問題,很多國家要求多元化聯合國安理會的代表性。您怎么看待聯合國的多元化問題?安理會改革應該著眼于容納更多經濟強國,還是重視增加發展中國家的聲音?金融危機導致不少大國經濟困難,在這一背景下,會費繳納會不會成為安理會改革的重要考量?

          Reed:國際政治從本質上來講還是政治,經濟發展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政治是值得考量的。而且各國應該繳納的會費是根據各自GDP 計算出來的客觀結果,所以一個國家不可能通過多繳納會費的主觀努力,來謀求聯合國安理會席位。

                  不過,毫無疑問的是,聯合國需要進行結構性改革,需要給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更多的空間。以非洲為例,在 1945 年聯合國成立的時候,聯合國只有 4 個來自非洲的成員國,現在有 53 個非洲成員國。

          記者:那么從多元化代表性的角度來看,您覺得哪些國家應該成為新的常任理事國?我們知道巴西、印度、日本和德國近年來一直致力于“入常”。

          Reed:其實想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并不只有這 4 個國家。這些國家對聯合國來說,各有價值,但接受它們“入常”也各有問題。這或許正是為什么安理會仍然維持了五大常任理事國格局的原因。政治就是政治。我個人很同情日本和德國“入常”的愿望,但我不看好它們“入常”的前景。

          記者:最近,日本政府再度力推“東亞共同體”設想,并一度表示美國可能會被排除在“東亞共同體”之外。您怎么看待東亞一體化?您覺得聯合國日后會不會吸納東亞共同體、歐盟等地區性組織?

          Reed:在亞洲有不少地區性組織并不包括美國,例如東盟。我想,一個地區性組織是否包括美國,主要取決于地區國家的態度。但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我不相信東亞共同體的建設能把美國排除在外。

                  此外,我想,歐盟或其他地區性組織將來有可能以成員身份加入聯合國。

           

          哥本哈根前景堪憂


          記者:哥本哈根大會召開在即,世界各國可能達成實質性的減排共識嗎?如果會議的最終結果難如人意,您認為阻礙共識達成的主要障礙是什么?

          Reed:氣候變化是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最關注的問題之一,他對哥本哈根大會有著很高的期待。

                  但我對氣候變化問題有著切實擔憂。我個人的感覺是,美國政府還沒有做好解決這一重大問題的準備。日本、印度、中國等許多大的工業化經濟體在怎樣應對氣候變化上分歧很大。

                  哥本哈根大會想要成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隨著會議漸行漸近,我有時不禁擔憂大會的前景。對大會能達成實質性的共識這一點我個人并不樂觀。

           

          朝韓統一是很微妙也很難實現的事情

          記者:在 2007 北京論壇開幕式的致辭中,您代表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概述了聯合國的核心任務,您還把氣候變化問題列入了最亟需解決的事務中。您認為當下聯合國需集中處理哪些緊迫問題才能實現世界的和平與繁榮?

          Reed:聯合國要處理的事務很多:和平與安全、核不擴散、貧窮和很多其他亟需處理的事情。

          記者:我們認為聯合國最重要的目標之一即是促進國際安全領域的合作、實現全球和平。您如何評價聯合國在處理包括朝鮮核計劃等情形時所做出的努力?您如何看待六方會談到目前為止的進展?

          Reed:毫無疑問那是非常棘手和復雜的問題。六方會談比我們想象的要進展得慢,但我們有信心,情況會漸漸好轉。朝鮮是個問題,巴基斯坦也一直具有潛在危險性。

          記者:您如何看待朝韓實現統一的可能性?

          Reed:尚有很多困難。您說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政治體系和迥異的政治抱負。我認為統一問題很微妙,也很難實現。

           

          我們對中國推崇有加


          記者:在 2009 年北京論壇的開幕式致辭中,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 60 華誕表示祝賀。您怎樣評價新中國的進步,特別是經濟改革的 30年里所取得的進步?

          Reed1973 年我第一次訪華時,滿眼望去都是自行車,如今到處是汽車了。幾十年的時間里發生這么大的變化,太不可思議了?,F在中國是世界強國,越來越強大。北京也有很大變化,去年還成功舉辦了奧運會。

          記者:近年來中國發展如此之快,聯合國對中國的看法有何變化嗎?

          Reed:我們對中國推崇有加。同樣,我們也很推崇韓國,從 GDP 來看,韓國已居于全世界第 13 位,對世界經濟有著巨大貢獻。韓國還為聯合國栽培了我們的秘書長潘基文,他不能親自出席,但帶來了視頻講話。他有卓越的領導力。從一開始,他就非常關注并竭力處理氣候變化問題。

          0
          相關新聞
          王敏紅:高等教育的新旅程:大型開放式網絡課程北京大學校報2014-02-26保羅?埃文斯:倡導“保護的責任”原則 推動全球治理改革—北京大學校報2014-02-26鄧特抗:中國構建新型大國關系面臨復雜權力轉移的挑戰北京大學校報2014-02-26克里斯汀?塔什克霍夫:現實主義視角的中美關系爭端化解適用范疇—北京大學校報2014-02-26莫莉?李:高等教育的全球參與北京大學校報2014-02-26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
                1. <source id="4xoem"></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