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bxjt"><form id="nbxjt"></form></address>
    <address id="nbxjt"></address>
    <form id="nbxjt"><nobr id="nbxjt"><progress id="nbxjt"></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nbxjt"></address>
            <noframes id="nbxjt"><address id="nbxjt"><menuitem id="nbxjt"></menuitem></address>

            <form id="nbxjt"><nobr id="nbxjt"><meter id="nbxjt"></meter></nobr></form>
            【北京論壇(2014)主旨報告】Amitai Etzioni:國與國,共建全球社區
            2015-01-13 |  |  | 點擊數 

            北京論壇(2014)主旨報告
            國與國,共建全球社區

            美國前卡特政府高級顧問、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關系教授  
            Amitai Etzioni
            北京大學英杰交流中心 陽光廳
            2014年11月9日上午



            各位來賓,各位學者,
                    北京論壇的主辦方所關注的和諧的問題,對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非常重要。和諧并不是一個自然而然就能實現的狀態,而是需要我們從不同的背景出發,用不同視角和開放的對話才能夠討論出“如何建設一個更美好的世界”這個問題。
                    我想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最新的一個研究的結果,叫做機器的第二個時代,我們將面臨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新的工業革命,而且會以一個新的形式出現,那就是電腦的飛速發展將代替我們過去很多中產階級所做的工作,涉及的領域極其廣泛,甚至教育領域也不能幸免。例如,過去一個思想家用十年左右的時間形成一些觀點,而現在用電腦可以幾秒鐘就完成以前需要十年才能完成的工作。雖然人工智能仍會遇到諸多問題,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會有越來越多的麻省理工的教授被新技術的發展所代替。所以我們說在未來幾年里,30%的大學將會關閉,而且這絕對是一個可預見的事情。按照一些人的觀點(比如法學院的一些教授),他們認為在這個新的工業革命到來之際,新的機器會摧毀我們現有的工作,但同時也會帶來新的工種,而且可能是更好的、更舒服的、更高報酬的工種。
                    我們需要從這個新的視角來看,但是一切都不確定,這種模式可能也會在自己的內部發生競爭,這也是為什么會說摧毀的肯定比創造的新的要多。過去的一些產品,因為新的變化導致很多的工廠關閉,很多人失業。而當新的服務模式出現以后,新招募的人比過去所需要的要少很多。所以有些經濟學家就指出了,在這個新的時代中,已有的這些模式都變了,有的人可能仍然相信市場是看不見的手,但是誰也不能保證這種看不見的手會去保障我們中產階級的工作機會,因為這些工作機會很可能隨著科技的發展而被摧毀和剝奪。當然,我并不是想跟大家散布這種悲觀的論調,也并不想讓大家帶著悲觀的情緒回家,我只是為了講一個更深刻的觀點——我們是這個經濟和技術變革的接受方。
                    我們再來找幾個例子。中國、美國都沒有CEO的會議。對于機器取代人的這個問題,研究員們研究者們的關注點不一樣,各自的研究工作也不一樣,他們沒有辦法達成共識。但應對這個挑戰卻需要付出巨大的社會成本。這就是我們目前所面對的一種變革也是我們現代性的一部分。和應對環境問題、應對核武器等問題一樣,我們意識到了技術不僅可以帶來好處,也可能有很多的副作用。另外,換一種方式來說,過去我們是讓人來發揮主要的作用,發揮主導作用,我們必須要認識到自己在歷史中的這個定位。我想問一個問題,我們應該做什么樣的類比來理解人與機器的關系呢?我們應該怎樣應對經濟、科技技術的發展呢?我們可能有一個很好的工具,能夠給我們提供一個指導。有兩個層面的活動,根本的是生產,上面這一層是給我們發出一些信號。所以我們說底下的這層就相當于肌肉上層的神經系統。這個實際上就是說現在新的變革很多是肌肉層面的問題,而不是神經層面的問題。所以我們要想解決這些肌肉層面的問題,就必須要在神經層面采取措施才能夠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
                    從人類社會的角度,怎么看這個問題呢?政府治理占據非常重要的地位。這個觀點顯而易見,當然我們也會在“什么樣的政府組織形式更優越,到底是要多一點市場還是少一點市場”這樣的問題上有分歧和爭論。但即使是在承認了治理的重要作用的背景下,我們也沒辦法完全指揮經濟。因為它一定會有通貨膨脹,有各種各樣的經濟問題導致上百萬的人失去了家園或者失去了工作;我們沒有辦法去指揮經濟,而且實際上這些問題還在不斷的積累,并隨著新的工業革命時代的到來繼續加深。更令人遺憾的是,我們在這個問題上仍無太多進展,到處都有環境的污染問題,核武器擴散的問題也亟待解決。所以即使放到更大的空間和時間背景之下,我們仍沒有找到真正的治理辦法,這是非常明顯的。所以我想還有一點不常被大家討論的,但是卻非常關鍵的,問題的核心是我們需要重新定位,我們需要在上層開展對話,出臺一些指導性的方案,讓我們所有的這些決策都能夠解決深層次的問題。你要是談平等的問題,以及其它各種各樣問題的時候,上萬的美國中部的孩子突然做了一些我們不希望看到的事情,我們會如何處理?或者數以萬計的非洲人到了歐洲,歐洲會給他們提供難民待遇和難民資質嗎?這些決策的問題不僅涉及到我們如何去管理社會問題,而且還涉及一些深層次的倫理方面的考慮,這也是非常困難的一步或者決定。
                    在我們的體系之中,還存在很強的區域性。但我們這個世界的全球化還在日益深入。如果我們仍然僅僅局限于民族國家的范圍來做決策的話,只會導致情況越來越惡化。大家缺乏這種國際性的工作能力和管理能力,是一個很大的悲劇。在這兒還可以舉一些例子,現在我們在慶祝德國統一25周年。德國統一之后,西德每年都要給東德幾千億美元的援助,一直持續了十年??傇砍^了萬億美元。如果讓德國對希臘進行類似的援助,德國人肯定認為我在講笑話。他們只把西德視為自己的一個社區,這個社區的定義就是同一民族。再舉個例子,在美國每五年都會有一篇報道說美國南部的各個州交稅很少,但是卻能得到很多聯邦政府的撥款;北方各州交稅交得多但得到的福利卻很少。不過,既然都說美國人是一家,這樣的討論就進行不下去了。如果我們說,要不要對墨西哥降低稅收且多給一些福利呢,這樣的討論肯定也是談不下去的。
            這就是我要說的意思,為了統一,一個民族會付出自己的生命,但是很少有人會為聯合國付出自己的生命。我們面臨很多的問題,包括氣候變暖、污染還有恐怖主義,這些都是全球性的問題。但是我們卻缺乏一個全球范圍內的能力,來應對這種全球性的問題。我們缺乏倫理層面的全球對話來指導我們的工作,我們需要建立一種全球社區的觀念和聯系。但遺憾的是,上述這些都是我們所缺乏的,這對國際社會而言不亞于一場悲劇。目前我們甚至看不到一點點向這方面發展的跡象。我們缺乏國際體系來有效地克服全球性的困難。大家只沉迷于本民族、本國家的偏執和觀念。歐洲曾經做了一些這方面的嘗試。歐洲說要把28個國家組成一個大的社區,成為一個單一的實體,因為歐洲意識到單靠一個一個的國家是無法處理這些國際性的宏大問題的,他們需要統一的決策。但是雖然有了一些機制,卻依然無法實現泛歐洲的社區感。所以我們看到民族主義依然在歐洲甚囂塵上,面對地區性的國際性問題,歐洲依然沒有足夠的能力加以應對,可以說這是讓人深感悲痛的。我們需要有這樣的一種有效的治理能力,要有一個全球社區的觀念和體制,這是我們未來必由之路。我們要意識到我們國際能力的局限性,并將國際社區的建設列為議程上的一個重點事項。我們需要有一個開放的宏大的議程,把每個國家、每個民族的夢想放到一起,匯集成一個全程全球的精彩的藍圖。
                    縱觀目前的國際局勢,如果從最壞的情況考慮,很可能會出現種族大屠殺、侵略以及侵犯他國主權的情況。如果發生了 種族大屠殺,國際社會確實有義務進行干預。但是這種保護的義務很多時候并不是為了避免種族屠殺,而是會被人們用作以武力去迫使其他國家屈從于自己意志的借口。利比亞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利比亞的情況是怎樣的?首先聯合國制定了非常清晰的標準,它給種族大屠殺制定了非常清晰的定義。法國人、美國人在對利比亞進行干預之前,他們都知道這樣的標準。僅僅是因為卡扎菲可能說了一些言論,他們就進行了干預和入侵。如果只是因為言論就可以對其他國家進行入侵的話,我想美國早就對其他國家侵略好多遍了。但其實法國和美國干預利比亞的時候,卡扎菲實際上已經服軟了,他說我們可以坐下來談判,看一下我的政府要怎么去調整。但美國和法國卻表示,你必須要下臺,我們要實現民主,在利比亞境內沒有實現種族大屠殺。
                    當年蘇聯也采用這樣的做法入侵其他的國家,來傳播自己的意識形態?,F在利比亞也發生同樣的情況。他們這樣的做法并沒有制止這個國內的暴力活動,反而使這種暴力行動變本加厲了。巴基斯坦都有這樣的情況,鄰國入侵這個國家,而且他們并沒有非常公正的借口和理由。
                    所以我們要回到起點,那就是我們絕不容忍任何一個國家以武力干涉其他國家的正當的內政。實施干預的唯一例外是確實已經發生了聯合國所定義的種族大屠殺。要避免種族屠殺的這一悲劇,我們才會采取干預行動。接下來我們要鼓勵其他國家,而不是迫使其他國家做出改變。應該通過讓這些國家與其他國家進行接觸來實現平衡。
                    在此,我想解釋一下我的觀點。在我看來,一個好的社會應該是什么樣的呢?它應該有一個非常好的平衡,一方面要兼顧個人的權利,一方面要兼顧公眾的利益。因為在集體主義和自由主義看來,這兩種權利之間有不同的優先度。所有的社會都會遇到這個問題。一是個人的權利,聯合國也有人權宣言;另一個是除了法律和政治權力之外,還要追尋的社會公共權力。所有的社會都需要在兩者之間達成平衡,同時保證個人的權利,也要保證公共的權力和公共的產品。如果兩者的平衡被打破,勢必會干擾一個國家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進程。
                    有人會跟我說,聯合國過于偏重個人的權利,而忽視了某些國家的權力,忽視了一個國家的公共權益。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解決方案就是對話。對話至少不會造成死亡,不會帶來人命的損失。所以我認為接下來的工作就是要扭轉現狀。比如說政府要想達成?;饏f議,推翻當前政權的做法是根本無法實現?;鸬?,反而會導致流血的沖突和內戰的升級,所以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制止戰爭、挽救人命。其次,才是鼓勵大家實現自己內部的平衡,要兼顧個人的利益和公共的利益。與此同時,我們還要有一定的耐心。
                    最后我想講一個寓言或者故事。這個故事很能顯示出全球社區的意義和重要性,雖然這是一個遙遠的夢想但卻值得我們所有的國家去追尋。這個故事是關于兩個人在爭論——“什么時候才是黑夜的終結,什么時候才是新的一天的開始?”其中一個人說,對于一只四條腿的動物,當你能看清楚它到底是山羊還是綿羊的時候,那就說明天已經亮了。另外一個人說,不對不對,你要看到一棵樹,當你能看清楚它是橄欖樹還是扁桃樹的時候,那才說明天已經亮了。最后這個智者說你們兩個都錯了。智者說我的答案是這樣,你看遠處走來一位女性,不論你看到的是白人女性還是黑人女性,你都能視她為姐妹;如果你看到遠處走來的是一位男性,可能是中國人也可能美國人,但你都能與他以兄弟相稱,那就意味著黑夜已經過去,黎明已經來臨。
                    謝謝!

             

            0
            相關新聞
            2016主旨演講 林毅夫@ 北京論壇秘書處2016-12-092016主旨演講 梅瑞克·格特勒@ 北京論壇秘書處2016-12-082016主旨演講 伊曼紐爾·沃勒斯坦@ 北京論壇秘書處2016-12-08劉延東副總理在北京論壇(2014)開幕式上的致辭(全文)2016-01-10【北京論壇(2014)主旨報告】樓宇烈:中國文化中以人為本的人文精神2015-01-13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
              <address id="nbxjt"><form id="nbxjt"></form></address>
              <address id="nbxjt"></address>
              <form id="nbxjt"><nobr id="nbxjt"><progress id="nbxjt"></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nbxjt"></address>
                      <noframes id="nbxjt"><address id="nbxjt"><menuitem id="nbxjt"></menuitem></address>

                      <form id="nbxjt"><nobr id="nbxjt"><meter id="nbxjt"></meter></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