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s4cs4"><center id="s4cs4"></center></noscript>
  • <menu id="s4cs4"><strong id="s4cs4"></strong></menu>
    <menu id="s4cs4"></menu>
    <menu id="s4cs4"></menu>
  • 【北京論壇2013】“后世俗時代中對人類的再思考”對話綜述
    2014-02-27 | 北京大學校報 | 金曉丹 | 點擊數 

            2013年11月2日上午,北京大學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長杜維明、國際伊斯蘭哲學學會主席阿法尼(Gholamreza Avani)、印度德里大學哲學系教授巴特(Siddheshwar R. Bhatt)、北京大學高等人文研究院文明對話中心主任郭少棠在北京大學陳守仁國際研究中心就“后世俗時代中對人類的再思考”課題展開了一場對話。

            目前有一種錯誤觀點認為現代化作為一種理性回歸也是一個世俗化的過程。21世紀,科學理性誠然被奉為一種基本價值,但宗教卻不僅得以生存,而且作為現代社會的一個鮮明特征不斷蓬勃發展。日益增強的生態意識也激發了全世界的反思精神。我們如何超越這個世俗化的時代?后世俗時代的世界,我們應該遵從哪些原則?整個對話就在這樣一幅復雜圖景下展開。

            “這場對話不只是要發展各種宗教語言,同時也要從傳統中汲取能量,從基督教、印度教、佛教、猶太教等各種宗教語言中汲取精華,討論我們共同關切的問題、觀察我們對世界的信仰和觀點。”對話伊始,杜維明教授的發言為整場討論奠定了基調。

            在隨后的發言中,國際伊斯蘭哲學學會主席阿法尼教授對“人”的定義進行了精彩的闡述。他認為,科學和詞法角度定義人遠遠不夠,要從精神上定義人。人不僅僅要活著,更要追求價值,超越世俗,更多地追隨自然的本性。伊斯蘭教認為,人首先是由大地的物質、元素以和諧方式構建的,上帝把自己的特質、自己的元素賦予人類,人是上帝的反映?!豆盘m經》中說,神是最原始的教師,神把智慧之書教給了所有的信徒。因此,我們要做好上帝的代表,行使上帝賦予的責任和使命。學者需要擔負自己的責任,看到時代變遷對自己的影響,從縱向、橫向不同的角度對時代變遷進行研究。阿法尼教授還特別強調要“重燃對心的關注”。他說,在古希臘,心是人精神的集中,是神圣情感的集合,一切從心出發、從靈魂出發。我們需要重燃對“心”的關注,這是萬物的基礎。

            郭少棠教授從自己的成長環境和學術研究歷程出發,主張從社會學、政治學、生態學等更廣泛的范圍來看待宗教,從人類歷史中尋找各個宗教的結合點。從基督教本身來看,從羅馬基督教發展到新的宗教形式也經歷了一個民主化、自由化的發展歷程。郭少棠教授說,作為新儒家的一分子,在過去的30年中,他一直致力于尋找一個新的“范式”,更好地促進個體、組織和社會層面的發展,更重要的是處理好個體和集體的關系,這也是當前中國面臨的重要挑戰。如何使個體宗教與公共宗教得到有效組織、使宗教自由在公共場合得到保證,這些問題都需要一個新的范式,從而推進民主化的進程、促進本地化和全球化的互動。在后世俗時代,這些問題的回應需要我們更好地進行自我管理,在生活、工作中去操作、去實踐,發展實際的、可操作的神學。

            印度德里大學巴特教授的發言則非常注重全面地看待問題,達到人與自然有尊嚴的和諧。他說,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培育了人,我們必須用新的態度去理解自然,把自然看作人類的母親。只有對自然懷有虔誠的態度、可持續地消費,自然才能提供我們需要的資源。另一方面,人也是一種社會動物,每個個體永遠作為社會的一部分存在。巴特教授說,與西方傳統相比,印度教更關注責任和義務,人類應該“感知整個宇宙”,尊重其他的個體和物種,同時更加深入地了解其他個體和物種。在后世俗時代,各個宗教都是平等、和諧的,我們應當創造機會,使人類潛能得到充分發揮。只有合作、不斷地合作,才能做得更好。

            隨后的討論環節,三位嘉賓對發言進行了回應和補充,并針對觀眾提問進一步闡述了自己的想法。針對科學在后世俗化時代中的角色問題,巴特教授說,科技的發展是非常有價值的,人的身心都需要借助科技才能得到更好的培育。但是人類也有精神上的需求,精神與物質必須達到平衡,否則往往帶來一系列不可逆的惡果。針對對話的現實意義問題,郭少棠教授認為,思想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改變世界,因此教育應該發揮更好的功能,進而尋求更好的管理,達到人類與宇宙關系的更好平衡。阿法尼教授進一步補充說,當今世界世俗化是很強的趨勢,“所有的傳統應當聯合起來,更好地擴大自己的聲音”。這種聯合也許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但至少能促進思想的涌動。如果所有的價值和傳統都能這樣做,就能形成一股合力,改變這個世界。

            最后,杜維明教授總結道,自18世紀啟蒙運動以來,人類社會各個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發展。只有具備清晰的目標,人類才能更好地管理這個社會。有時候我們會忘記先賢倡導的價值,因此現代人有必要進行一次“再思考”,思考“人如何稱之為人”,思考人類如何與自然達成“有尊嚴的和諧”。這樣的思考也許不能馬上改變這個世界,但思想的傳播將點燃無數火花。也許在沉默之中,改變已在醞釀。

    編輯:碧荷

    0
    相關新聞
    【中國社會科學網】聯合國前秘書長北大演講:中國對世界和諧發展貢獻巨大2015-05-19【CCTV News】楊銳對話法國前總理多米尼克·德·德維爾潘CCTV News2014-12-09【CCTV News】楊銳對話韓國前總理韓升洙CCTV News2014-12-09【CCTV News】楊銳對話王賡武CCTV News2014-12-09【CCTV News】楊銳對話美國前卡特政府高級顧問愛茨尼CCTV News2014-12-09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
    <noscript id="s4cs4"><center id="s4cs4"></center></noscript>
  • <menu id="s4cs4"><strong id="s4cs4"></strong></menu>
    <menu id="s4cs4"></menu>
    <menu id="s4cs4"></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