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ource id="4xoem"></source>
          鄧特抗:中國構建新型大國關系面臨復雜權力轉移的挑戰
          2014-02-26 | 北京大學校報 | 喬治洋 | 點擊數 

          進入新世紀以來,國際局勢發生深刻而持久的變化,國際權力在悄然轉移。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社會迅速發展,綜合國力明顯增強,國際地位也隨之不斷提升。中國政府在近期提出要同美國構建“新型大國關系”,面對東亞的復雜局勢,這種美好愿景能否真正實現已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在北京論壇國際關系分論壇上,來自新加坡管理大學的鄧抗特教授作了題為“復雜權力轉移對中國的挑戰:新型大國關系是否適用于東亞?”的精彩發言。

          各方對新型大國關系的認知不統一

          “用一個詞來描述當今的亞太地區格局,那就是‘復雜權力轉移’。”鄧抗特認為,“國際社會面臨著中國的崛起和美國的相對衰落的大格局。”歷史上大國之間一直無法避免相互沖突的宿命,尤其是一個逐漸崛起的新興大國和一個漸走下坡路的守成大國之間,關系非常復雜,完全避免沖突困難重重。

          2012年以來,中國領導人多次倡導發展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并得到美國奧巴馬政府的積極回應。按照中方的說法,新型大國關系以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為特征的。按照美方的說法就是要打破崛起過和守成必然沖突的歷史魔咒。鄧抗特表示,“盡管我們存在新型大國關系的新概念,但是中國關于這個概念的內涵還沒有特別統一的口徑,官方有一套說法,學者和民間有另一種看法。另外,在決策者和利益攸關者之間也沒有一致的認識。”

          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后,中美關系曾經經歷長達20多年的嚴重沖突與對抗,自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上海公報》發表以來,中美關系雖然出現過若干次嚴重危機,但是從來沒有出現過長期激烈的真正的戰略對抗。“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美新型大國的雛形已經出現了,但是真正建立新型大國關系還有不少障礙。”

          “中美兩國領導人并不完全相信對方的戰略保證”,鄧抗特提出,“中美其實存在戰略互疑。”對中國來說,中國不相信一個強大穩定繁榮的中國符合美國利益的說法,懷疑美國對華政策的實質是遏制和分化;而對美方來說,美國擔心中國將自己排擠出亞太地區,擔心一旦中國羽翼豐滿就將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

          鄧抗特認為,“這就是為什么中美兩國領導人在理念上都認同構建新型大國關系,但是在具體處理事務上還是繼續高舉現實主義的旗幟,不斷制造各種摩擦和爭端。”

          權力轉移的過程復雜多變

          當談到權力轉移偏向東亞地區時,鄧抗特指出,“其實從大國多邊外交的合影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在2009年20國集團峰會時,各國領導人的集體合影上,中國領導人站到了最中間。在亞太經合組織的一個合影中,很多國家的領導人都站在角落,而中國卻站在中間。鄧抗特認為,“當然,合影的位置這只是一種象征性的意義,但是在以前大家都想不到中國在國際會議上有這么突出的位置來合影。我覺得這位置的轉換,還是能夠說明一些東西的。”

          東亞位于亞洲東部,太平洋西側,主要包括中國,蒙古,朝鮮,韓國,日本5個國家。東亞地區的人口超過15億,占亞洲全體的40%,約當世界全體的四分之一,人口密度是世界人口密度平均值的3倍。東亞地區形勢復雜、矛盾重重,是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

          “當我們考察權力轉移的時候,東亞是一個主要的舞臺,中國在東亞地區發揮著重要的影響力”,鄧抗特分析道,“中東地區的一些新的變化,可能會吸引美國的注意力,但是東亞還依然是美國的戰略重點,也是美國的核心利益所在。”權力轉移并不是一種線性的過程,而是一種非常復雜的過程,其中涉及到不同的觀點。“我們在新加坡認為這樣的權力轉移不會快速的完成,雖然我們認識到確實在權力的平衡中出現了重大的轉移,但是這個不會很快完成,所以我們要去預測一下這樣一個過程,最終的結局會是怎樣的,這個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顯然,這樣一種復雜權利轉移的過程,其最后的結局會影響到很多國家的命運。鄧抗特認為,“有可能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全新的歷史時期,在這個時期里面有新的條件,而這些條件會如何相互作用,雖然現在還不能有效的預測,但至少我可以說這不是一種線性的發展的進程。”

          作為正在崛起的發展中國家,中國越來越需要對復雜的國際制度以及權力轉移問題給予關注。這不僅源于自身的發展目標和東亞地緣環境,也是對美國等發達國家可能行為的一種必要的適時反應。中國走和平發展之路,同其它大國構建“新型大國關系”是現代化建設的必然要求,但是中國也需要注意這一戰略實行過程中可能面臨的各種困境。“當前中國作為崛起中的大國,在復雜的東亞地區發揮著什么樣的作用?應該有哪些作為?這都是中國必須要認真考慮的問題。”

          "中國取代美國"言之過早

          中國的綜合國力在最近幾十年有了大幅提升,中美之間的差距也在逐步縮小。“但實際上,中美之間還有很大的差距,中國不能盲目自大。有一些變化是僅有象征意義,比如美國國會兩黨之間陷入僵局,導致政府停擺事件,并不表明美國已經不再強大。當然關于這一點見仁見智了。”

          有一些美國學者講,美國正在失去某些國際社會的職能,而中國在取而代之。對于這種說法,鄧抗特認為,我們生活在一個相互依賴的世界里面,中國正在融入世界經濟體系,說中國馬上要取代美國尚且言之過早。“現有的國際關系理論還不能夠完全解釋當前所發生的一切,權力轉移理論框架還存在局限性,比如兩極轉換如何相互適應問題。”

          進入新世紀,美國經濟顯出頹勢,2008年底的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的經濟再受創傷。美國在相對衰落,中國在崛起,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中國馬上可以取代美國。“中國當然在經濟方面做得非常成功,目前在東亞地區也在安全事務方面發揮著領導作用。但即使中國現在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也不能取代美國,中美兩國的相互依賴性也很強,但是又存在著戰略競爭關系,所以這種合作有競爭的關系構成了兩國權力的平衡。”

          中國身處東亞地區,國家和區域的認知對中國來講非常重要,它很可能對國家的決策產生影響。在鄧抗特教授看來,“總的來說,中國在改變,如果中國能夠考慮到新的地區性安全秩序及其復雜性,制定出一個新型大國關系的具體議程,勢必會對國際關系產生影響,而這樣的話,國際社會對于中國的態度,也會有所改變。”

          編輯:歆琴

          采訪于北京論壇(2013)

          0
          相關新聞
          【北京論壇2013】“后世俗時代中對人類的再思考”對話綜述北京大學校報2014-02-27【北京論壇2013】“東西方文明的對話、理解與互識”專場綜述:文化的繁榮與和諧需要世界人民共同努力北大新聞網2014-02-27【北京論壇2013】“可持續與均衡發展中的社會企業”專場綜述之二:社會企業在可持續和均衡發展中的創新作用北大新聞網2014-02-27【北京論壇2013】經濟政策與社會福利專場綜述北大新聞網2014-02-27【北京論壇2013】“可持續與均衡發展中的社會企業”專場綜述之一:當前亞洲社會企業研究與教學重要議題北大新聞網2014-02-27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
                1. <source id="4xoem"></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