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ource id="4xoem"></source>
          丹姆特:發展與困難并存的非洲高等教育
          2014-02-26 | 北京大學校報 | 郭遷遷 | 點擊數 

          泰非拉•丹姆特(Damtew Teferra):南非夸祖魯•納塔爾大學高等教育培養與發展學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非洲高等教育的發展和現狀及問題,私有部門教育和全球高等教育的比較研究。著作有《非洲高等教育:一個國際化的范疇》(與簡 那伊特合著),《非洲大學的科學交流:外部支持與政府需求》。

          初入華夏 愿聞其祥

          在茶歇時間有幸采訪到了丹特姆教授,他表示這是第一次到中國來,對于中國的一切都很向往,感到一切都很新奇有趣。他說要想了解一個國家,光是看資料和報道是不夠的,必須到這個地方去實在地感受一下,和當地的人民交流、參觀當地的特色建筑、觀察日常的生活狀態,這些體驗才是最重要的。有關于此次中國之行,丹特姆教授表示,中國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文明古國,他對傳統的華夏文明有著很濃厚的興趣。這次剛到北京就開始參加北京論壇的會議,希望可以有足夠的時間來參觀北京的長城和故宮,在享受現代文明的同時接觸中國的傳統文化。

          非洲高等教育面臨的問題

          非洲剛剛獨立的時候大概只有十幾所大學,比如說剛果,它的國土跟西歐差不多,但是非洲當時沒有任何的工程師教育機構,也沒有工程師,而現在非洲的高等教育面臨以下一些問題:入學率、資金、教育平等、教學和研究。比如馬拉維,我們非洲一個非常小的國家,大學的運營成本總體上來說是呈一個上升的趨勢,但是在籌資方面面臨著很大的問題。“如果我們要談這些具體數據的話一定要非常的精確,因為有很多國家他們有很多錢可以投入到高等教育里面。在馬拉維,大學的教育投入實際上差不多翻了一番,它花的時間只是不到十年,所以學校的發展速度是非??斓?。烏干達從2001年到2011年十年當中,它并不僅僅是翻了一番,而是達到了原來的3倍,所以非洲高等教育的發展速度是非??斓?。學生的注冊率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每個國家所占的比例都是有差異的,比如像馬拉維這樣的國家只占到1%左右,北非的部分當然又是另外一種情況了,但可惜現在沒有北非的準確數據”。丹特姆教授對于高等教育的投入十分關注,同時他認為高等教育的投入要平衡好學生投入和研究性的投入之間的關系,這在發展中國家是一個很難平衡的問題。

          私有部門教育的興起與南非學術研究現狀

          另外在私有部門的教育方面,丹特姆教授談到:“我們現在在做亞非拉高等教育論壇,如果大家非常關心這種不斷新興的合作伙伴關系,跨國合作伙伴關系,還有一些技術上的問題的話,以及關于高等教育的發展合作,希望大家關注這個論壇,論壇將在明年舉辦”。丹特姆教授對于促進亞非拉第三世界國家的高等教育十分積極,并且表示出極大的熱情。“關于南非的學術研究現狀,我想提供一些基本的數據。一個比較老的數據顯示南非每年有1200名博士生畢業,像剛才提到人才流失和流動性的問題。我們的數據顯示,埃塞俄比亞他的經濟學教授每所大學只有幾名,但是美國每所大學可以達到一百個,所以這個數據差距是很大的,即使對于埃塞俄比亞這樣的國家也會面臨很多的問題。南非國際學生流動性的情況,大部分是在臨近地區流動。實際上非洲受到很大政策層面的影響,有些是來自于世界銀行的一些影響,主要是資助的債務,也就是貸款的問題,這對非洲高等教育發展實際上有很大作用影響,所以政策層面的影響是很大的挑戰。同時對非洲來說也是一個機遇,非洲所面臨的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失業的問題,根據美國的布魯克(音)機構研究,是跟實踐性密切相關的效應。我們看到了這個問題,我們在培養很多學生,但是有這樣一個失業率比較高的問題。在合作伙伴關系問題上,大家都知道,在非洲我們有很多合作伙伴,比如美國和加拿大,我們在中國、印度和巴西這方面也在不斷的建立一些合作,還有一個國家也是至關重要的,那就是韓國,韓國現在對非洲來說高等教育方面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丹特姆教授表示,學生擴招、資金短缺和教學質量的上升要求以及學生畢業后的就業難問題,不僅僅在中國存在,這是一個發展中國家都在面臨的高等教育困境。南非不僅僅有這些問題,為了減少歷史上的種族歧視問題,南非將以前的黑人學校和白人學校進行了合并,但是這種努力也會引發一些新的問題。這種學校合并確實起到了一定的成效,但是歷史上的遺留問題不是簡單的合并就能解決的。

          發展中國家高等教育的共同難題

          當談到中國現在的高等教育時,丹特姆教授表示對于中國的高校并不是特別了解,但是非洲高等教育的很多問題其實是發展中國家都在經歷的。對于中國的高校,他表示只知道有一定的層級差異,但是學生的擴招帶來的教學質量的變化、教育資金來源的途徑需要多元化以及傳統高等教育的精英意識向平等意識的轉變,這些都是發展中國家共有的。當問及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時,丹特姆教授很笑著說,“這是一個十分宏大的問題,我的書里面會對此有所談及但是還是很難找到比較全面的解決方案”。

          編輯:歆琴

          采訪于北京論壇(2013)

          0
          相關新聞
          【北京論壇2013】“后世俗時代中對人類的再思考”對話綜述北京大學校報2014-02-27【北京論壇2013】“東西方文明的對話、理解與互識”專場綜述:文化的繁榮與和諧需要世界人民共同努力北大新聞網2014-02-27【北京論壇2013】“可持續與均衡發展中的社會企業”專場綜述之二:社會企業在可持續和均衡發展中的創新作用北大新聞網2014-02-27【北京論壇2013】經濟政策與社會福利專場綜述北大新聞網2014-02-27【北京論壇2013】“可持續與均衡發展中的社會企業”專場綜述之一:當前亞洲社會企業研究與教學重要議題北大新聞網2014-02-27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
                1. <source id="4xoem"></source>